如何成就美好童年?从教15年的老师这么说

时间:2020-05-29 10:08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20-16-封面专题4

□本报记者  李梦琳

晚饭过后是家庭例行的绘本时间,没等黄淼淼选好,4岁的小女儿自己打开一本,指着其中一页,说道:“背心和裤衩覆盖的地方,谁都不可以碰。”黄淼淼一愣,给小女儿点了个赞,欣慰地笑了。

有些弯路,可以避免

38岁的黄淼淼有两个女儿,大女儿12岁,个头已经快要追上黄淼淼。随着大女儿步入青春期,黄淼淼觉得自己的神经开始高度紧绷起来。

“我自己掉过的坑,一定不能让女儿再掉一遍。”黄淼淼说,身为80后,她自己的青春期,可以用“稀里糊涂、不知所措”来形容。

以性教育为例,不单单是家庭里谈性色变,电视节目里一旦出现了亲热的片段,就得关掉电视或者捂上眼睛,动作稍慢一些,就会被父母大声斥责;在学校学习到有关生理结构的知识时,老师都让自习,这也导致了她对相关常识一无所知。

第一次遇见月经初潮,看见裤子上的血迹,黄淼淼几乎吓得要哭出来:“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在床上躺了一天,直到晚上她才怀着恐惧的心理告诉母亲,但母亲没当回事,给她丢了一包卫生巾让她自己垫上,甚至有次在外面撞见了有露阴癖的猥琐男,母亲也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谁让你从那儿走的”。

直到很久以后,黄淼淼才知道,月经来潮是女性的一种自然生理现象,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男生与女生之间有好感也很正常,不是牵了手就会生小孩。但对于她来说,这一段空白却是一辈子的阴影: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活在自卑、恐惧的心理阴影下,性格也变得内向不爱说话,更从心底里排斥与异性接触,直到大学毕业两年后,她才尝试交往了第一个男朋友。

黄淼淼成为母亲后,格外注意这方面的引导。在大女儿面对月经初潮时,黄淼淼记得她对女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女儿太棒了,来月经说明你已经长大了!”又拿出卫生巾,教给女儿正确的用法,接着告诉她:“这是每个女孩都必须经历的,有不舒服可以跟妈妈说。”

黄淼淼还给小女儿买了绘本《我的身体》《你是男孩我是女孩》等,有意识地让大女儿带着小女儿读,给小女儿开启性别启蒙的同时,穿插着给大女儿普及一些性知识,让孩子清楚底线和边界,从而最大程度地规避那些危险的事。

如今,黄淼淼的教育初见成效。小女儿已经知道性别的概念,不再要求跟着爸爸一起洗澡,坐小马桶也知道避开异性长辈;大女儿能够自信面对身体的变化,也懂得天黑后早点回家,不去人少僻静的地方。

和孩子一起成长

“如果说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那么学校作为孩子上学后待得最多的地方,其重要性也毋庸置疑。”李文静说。

李文静是东风七中心理咨询室的负责人,15年的代课生涯,加上前几年又辅修了心理学,让这个曾经当过班主任的数学老师,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孩子们的变化。

“童年会影响人的一生,尤其是在青春期这个身体心理双重发育的节点,可能童年不幸福的孩子会在这段时期更加叛逆。”李文静说,根据她的观察,家庭幸福且有着美好童年的孩子大多都阳光开朗。当一些孩子表现出异常时,其实就是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外界诉说,他/她需要更多的关爱和关注。

在外界眼中,“问题孩子”大多叛逆、行为习惯较差、学习成绩不好,其中最典型的共性就是,这些孩子与父母的关系都比较紧张,要么就是平时的关爱和关注少,要么就是教育方法简单粗暴。这样家庭的孩子,被潜在的心理阴影笼罩,就会在青春期表现得更突出。

李文静曾带过一个学生,他总是对同学怀有莫名的敌意,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脾气异常暴躁。老师走访后才知道,这名学生父母离异,从小就跟着家里老人长大,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因为缺少关怀,他完全不懂得如何与人相处,这些矛盾的心理和压抑的表现,在青春期最终爆发,即便后期通过学校与老师方面的安抚教育,但这种影响也不可消弭。

“这种常人眼中的‘问题孩子’,就需要学校和老师多给一些鼓励,比如给孩子一个正面的定位,激发他们的内在动力。”李文静记得,在多年前,也有这样一个学生,因为家庭疏于管教,成绩不好并且爱偷东西,为此同学也非常排斥他。但在一次放学时,李文静问班上谁愿意留下来打扫卫生,这个孩子主动举手留了下来,认真负责的态度让李文静眼前一亮。

留意到这个优点,李文静便有意识地去培养放大,她将这个学生任命为劳动小组的小组长,平时多安排任务,并且有意无意地进行肯定和表扬。后来,这个孩子再也没出现过偷盗的行为,性格开朗了不少,也开始有了朋友,虽然成绩并不拔尖,但他一直在努力追上大家的脚步,整个青春期算是平稳度过。

李文静说,成人世界有压力和问题,孩子也会有。当孩子出现了心理问题,家长不要觉得孩子小不懂事而无所谓,放任问题扩大化。

班上曾经有个女孩,因为父母的期望值过高,造成心理压力过大,一直不停地想吃东西,尤其是越临近考试,越想吃,短时间内胖了十几斤。女孩自己上网查了症状,跟父母沟通后,母亲却说,上学辛苦要长身体,吃得多很正常。直到女孩最后产生了厌学情绪,怎么说都不去学校时,父母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到医院一查,原来是焦虑症引起的暴食症。

所以,孩子一旦真的出现不好的迹象,家长一定要重视,不能完全指望依赖于学校老师。因为虽然学校设立有心理咨询室,但学生会有顾虑,担心被同学看见、被嘲笑,只有跟孩子一起正视问题,早日去医院或者专业机构求助,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做父母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不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孩子指手画脚。了解孩子的内心感受,去平等的交流沟通,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李文静说,在育儿路上,她也经过了摸索和学习。

李文静有一个11岁的女儿,刚当上母亲时,她不自觉地就将儿时父母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习惯延伸到了孩子的身上。尤其是上小学后,女儿成绩不稳定,加上身为老师的焦虑感,李文静对孩子一度可以用苛刻来形容。

一向活泼开朗的女儿变得沉默寡言,李文静意识到孩子的变化后,开始改变以往的交流方式,平心静气地和孩子沟通,不再过多的关注学习成绩,而是发现女儿的优点,注重培养孩子的行为习惯和思想品德,聆听孩子真正的想法和需求。

一段时间后,李文静惊喜的发现,给予孩子充分的信任和空间,不仅改善了亲子关系,孩子的学习也不用过多操心了,而且孩子还能给她意想不到的惊喜,她会学着李文静开导学生的样子,拉着同学的手去安慰别人,温暖他人。

“有好的亲子关系,才能有好的教育方式,没有人生来会做父母,但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成长。”李文静说,她一直相信,家庭作为孩子的第一课堂,只有家长重视,与老师加强沟通,对孩子形成言教、身教、境教全方位的影响,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才能不惧阴影,阳光成长。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