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调:在一片树叶上看出疫情

时间:2020-03-27 11:07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20-7-专题陈拼19

□本报记者 李梦琳

2月中旬,一位老年女性因高血压头晕来到医院,入院时新冠肺炎核酸检测为阳性。令人费解的是,因身体抱恙,她长期在家养病,近期更是从未出过门。

她被谁传染的?传染链条是怎样的?是否还有密切接触人员?这些问题亟待茅箭区流行病学调查组与广西疾控专家给出答案。

她被谁传染?

流调组首先从小区入手,逐一排查打扫楼栋的保洁,上门入户的志愿者,出门买药的邻居,大半天摸排下来,毫无进展。

突破口很快转移到老年女性家人的活动轨迹上。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与老太太同住的一名家人,曾因工作需要,去过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章某所在的小区。但是细查下来,流调组发现其家人并没有和章某见过面,更没有待过同一封闭空间,摸排再次进入“死胡同”。

“没见过,并不能证明他们之间没有传播链。”茅箭区流调组副组长郑华说。流调组所有民警开始分组、分时段重看监控视频,在连续看了两天两夜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接触轨迹:老太太的家人与章某前后脚在小区门口待过。

梁荣辉是茅箭区疾控中心副主任,也是疾控流调组的组长,根据公安部门的初步摸排,他与广西疾控专家蓝光华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虽然小区门口是空旷地带,但如果空气不流动,加上防护不当,就可能给新冠病毒带来可乘之机。

为了进一步证实猜想,10分钟的视频,他们又反复观看了30多遍。最终,经验丰富的蓝光华指着屏幕上方的树叶说道:“10分钟里,树叶一直没有任何飘动,说明空气没有流动,可以判定,病例曾滞留的区域为污染区。”

至此,一条完整的传播链浮出水面:2月的一个早上,8点53分左右,无症状感染者章某出现在小区大门口,在门岗处接受了体温检测后离开,停留了47秒。章某离开43秒后,老太太的家人来到同一位置,拿起了同一个体温计,停留了大约7分钟,其间因为闷热,他将口罩短暂地扒下来了一会儿。

中午回家后,他将用了三天的N95口罩和外套直接放在客厅,与老太太共进午餐,当时因为暖气开放,家中门窗一直紧闭。三天后,免疫力低下的老太太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流调组的老人机

“流调”的全称是流行病学调查。流调组的职责,就是为了调查确诊人员的活动轨迹、查找密切接触人员、明确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范围,从而彻底切断传染源,是疫情防控的关键环节。

梁荣辉介绍,从1月22日开始,茅箭区疾控中心就成立了流调组,由公安牵头、疾控配合,成员为疾控人员和公安民警,细分为内部组、综合组、外调组,实行专人专组负责制。

在开展流调工作前,民警会以短信、电话等方式与确诊患者先行沟通,告知其法律义务,然后由两名疾控专员通过电话引导询问、同步记录。民警全程监督对话,一旦发现可疑点,综合组与外调组即刻开展实地调查。

茅箭区报告病例数从1月29日开始突然增加,为了及时完成流行病学调查报告,充实流调队伍,全区抽调四名大学生村官和基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人员参与流调工作,任务是打电话收集初步信息,如有需要再到实地详细了解患者基本状况、发病与救治经过、密切接触人员等情况,然后在2小时内出具一份初步报告。

“这是‘沙里淘金’的细致活儿。如果说破案是用放大镜找人,那么流调就是用显微镜找人。”茅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流调组组长刘劲松说,流调人员需要在反复沟通中,把患者发病前14天生活轨迹理顺捋清,挖掘出有价值的线索。其中,“六同”(同行、同车、同屋、同堂、同食、同工)人员得第一时间联络到。

如果确诊人员有聚餐,那问题会更加详细:“你当时坐的大厅还是包厢?”“谁坐你右边,谁坐你左边?”“路上乘出租车是坐前排还是后排?”每一个细节都价值连城。

疫情初期,根据非典时期的经验,梁荣辉购买了6部老人机分发到各小组。续航时间长、通话声音大的老人机,是流调小组的“秘密武器”。

“电量足、声音大,最关键的是直接按键就行了,省去了智能手机还要指纹解锁、面容解锁的麻烦。”梁荣辉说,流调人员经常需要做二级防护,深入定点医院与确诊患者近距离沟通,在穿着防护装备的情况下,老人机更为便利。

找密接就是在“排雷”

疫情初期,流调工作并不好开展。确诊后的患者几乎都处于恐慌状态,还没来得及接受现实,就要面对医院、社区、流调组等工作人员的轮番询问。压力下,一些患者会烦躁、发脾气,直接摔电话,甚至有患者为了家人朋友不被隔离,还会谎报瞒报。

外调组副组长陈璐刚接手流调工作,就碰到一起瞒报案例。有一对老年夫妻已被确诊,儿子为汉返人员,在开展先期流调时,无论工作人员怎么问,老人都坚持说除了儿子,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

整理口述时,陈璐发现,老两口在年前购买了近千元的蔬菜肉类,便随口问了一句:“你们买的菜都吃完了吗?”得到肯定答复后,陈璐立刻警觉起来。

“家里就两个老人,短短十多天,这么多菜,怎么可能全部吃完?”陈璐随即与同事展开调查。通过查阅户籍信息,发现老人的儿子、女儿都在同一小区居住,再到小区调取录像、比对楼栋进出人员后发现,其儿女两家人不仅在过年期间曾到老人家中聚餐,甚至在正月十五这一天,还在一起聚会。流调组立刻上报,将两家共计7人全部隔离,在隔离期间,有两人相继被确诊。

“我们的工作就像在‘扫雷’,用破案的思路挖掘密接人员,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不漏掉任何一个密接对象。”外调组组长张小平说,如果当时没有及时筛查出来,被感染的人会成为新的传染源,给疫情防控带来更大的难度。

目前,茅箭区流调组已经核查近280条线索,找出了2000多名密切接触人员,其中数十人在隔离期间被确诊。“疫情不结束,我们依然不能放松。”刘劲松说。

(3月15日首发于“十堰交通音乐广播”公号)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