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鹏的暑假一天

时间:2019-08-02 11:04 来源:
  • 12869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19-31-封面专题1

□本报记者  夏伟

13岁的梁鹏又闯祸了。7月23日的早上,奶奶让他到山下菜地摘豆角,可日过正午,爷爷奶奶从山后打井归来,没见到梁鹏的身影。“多半又是在新房子玩忘记了。”奶奶一边向山下走,一边念叨。

梁鹏和他的小伙伴

即将读初中,梁鹏将从“留守儿童”变成“留守少年”,但这点变化他毫无感觉。盛夏的阳光直射郧阳区白桑关镇秀峪沟村,室外温度已经超过35摄氏度。梁鹏正拿着手机玩得不亦乐乎,早把摘豆角的事抛在了脑后。

“你跟我一起玩‘明日之后’吧,比‘王者荣耀’好玩。”小伙伴何梦涵一边操作着手机,一边极力向梁鹏推荐一款手机游戏。

正当他们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时,班主任张洋来了,两个孩子立马停下了游戏。在班上,张洋时常扮演着严师的角色。白桑关镇九年一贯制学校总共有650多名学生,其中父母皆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接近100名。

“少了父母的管教,这些孩子大多贪玩、厌学,留守儿童学习差是常态。”张洋也因此对留守孩子格外严厉,暑期家访是家常便饭。

暑期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梁鹏的暑假作业尚未完成三分之一。爷爷梁怀安的焦虑时常挂在嘴边,几乎每隔两天,他都要对梁鹏训一次话。

这次,梁鹏的老师前来家访,特地叮嘱梁怀安:“梁鹏这孩子聪明,但是贪玩,需要有人时常管教。”

一大早,梁鹏的同学何梦涵就来找他玩,两家相隔几十公里。何梦涵需要搭乘汽车,然后转步行,全程一个多小时,翻山越岭。在班上,两人是彼此最好的玩伴。暑假到来,村里同龄的孩子并不多,且大多跟父母进城了,十里八村难得找到一个玩伴。

两人有着极其相似的家庭背景:由爷爷奶奶照看,父亲常年在外务工,母亲早年离家出走。在偏远贫穷的山村,这样的家庭随处可见。

“你俩在一起都干些啥?”老师问他。

“写写作业,看看电视。”何梦涵有些心虚地小声回答。

走进卧室,梁鹏的作业摆放在桌子最显眼处,张洋并没有看到何梦涵的作业本,一眼就识破了谎言,何梦涵的爷爷奶奶管不住他,无论是平时还是暑假,他都几乎处于被放养的状态。

看到奶奶气势汹汹地从山上老房子下来,梁鹏自知有错,他决定先发制人,“外面太热了,去地里摘豆角热死个人。”

“那你作业写完没?”奶奶问。

“写完了。”

听到这话,奶奶立马气消。在她心里,摘豆角并非要事,孩子能认真读书,有朝一日走出大山,脱离贫穷才是最大的事。

梁鹏的姐姐梁玉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瞪了一眼梁鹏,没有拆穿他的谎言。下半年她就要到县城读高一了,跟大姐梁巧一起读郧县第一中学。那时候,她将不再担任监督梁鹏学习的任务。

写作业,玩游戏,看电视

从山下的新房到山上的老房子,需要经过一道山梁,菜园子就在山梁的拐角处。三个孩子迅速跳进菜地,摘起了豆角。

“想见你妈妈吗?”“不想。”何梦涵回答得执拗而干脆。

梁鹏的回答同样直接:“8年了,她离家出走后从未露过面,她都不想我,我想她干啥呢?”

整个秀峪沟村只有七八名学生,有的跟着父母进了城,有的躺在家里看电视,山乡暑假寂寥得有些单调。用姐姐梁玉的话说,乡村暑假生活特别枯燥,梁鹏的暑假只有三件事可做,写作业,玩游戏,看电视。“哦,对了,还有惹祸。”梁玉笑着说。梁玉所说的惹祸,大多指梁鹏没有按照爷爷给他规定的一天的安排,少写了作业,或是多玩了手机。

转过山梁,穿过一片苞米地,梁鹏家的两间土木结构的老房子映入眼前,爷爷梁怀安背着手站在门口。

“今天的作业做完没?”爷爷劈头就问。

老师的到来,让69岁的梁怀安深感惶恐。从白桑关镇九年一贯制学校到位于秀峪沟村一处山梁上的梁怀安家,步行需要两个多小时,驱车则需要经过一段坑洼难行的山路。

午饭时,在山上老房子里,爷爷再次告诫梁鹏:“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就自己去找你妈,跟你妈过。”

听到这话,梁鹏的脸色瞬间低沉了下来,他使劲扒了两口饭,把头扭向了一旁。

梁鹏的两个姐姐在县城读高中,父亲梁吉林常年在外打工。一家人是村里的贫困户,两年前,村里在山下建了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梁鹏一家住进了一套100平米的新房。分户居住的爷爷奶奶照料着三个孩子的饮食起居。

梁怀安曾经是白桑关镇兽医站有国家编制的兽医,一个月三四千元的退休工资勉强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梁鹏的爸爸是个老实人,手机都不会用,常年在外靠出卖死力气为三个孩子挣学费。”

下午的时间里,爷爷奶奶继续在山后打井。几个月前,政府出资要求全村家家户户必须吃上自来水,梁怀安已经在山后忙活了十几天。

吃过饭,梁鹏和二姐各自在卧室里写着作业,何梦涵独自在一旁玩着手机。大姐梁巧的复习资料堆满了床头,梁巧在郧县第一中学读高三,半个月前就回到学校了。

没过多久,梁鹏就对作业没了兴趣,向何梦涵小声嘀咕起来,讲述其数天前的三亚之行。刚放暑假,爷爷就带他到三亚姑姑家玩了十几天。

那里天蓝海清,繁华热闹,“远比老家的山村好玩。”梁鹏说,他有一个梦想,他也想走出大山。

这正是爷爷带他到姑姑家的用意。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深知,这个家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就是让三个孩子好好读书,像姑姑一样,读个好大学,过上好日子。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