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现代人《身份的焦虑》

时间:2019-07-26 10:32 来源:
  • 16467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储专题-2

    □炎萍

《身份的焦虑》是英国随笔作家阿兰·德波顿的重要作品,2004年于英国出版后即风靡英美, 已被翻译为二十多种文字,德波顿用他广博的学识与独特的视角, 挠到了现代人的敏感之处。

虽然我们很难想象那种能够完全摆脱身份焦虑的美好生活, 但过多的心性困惑必然消磨掉前行的动力, 令我们本该铺满阳光的生活充满了阴霾。因此, 对于身份的焦虑, 不可不知其从何而来, 向何处而去。

身份焦虑的涵义和表现

德波顿认为,“身份焦虑指的是人们对自己在世界中地位的担忧。”即对自己在他人眼中价值和重要性的忧虑,而我们对身份的渴求从根本上则是源于希冀被爱的心理。

他分析道: 我们的人生以两种爱为主轴,第一种是对两性之爱的追求,这早已成为文学和艺术表达不竭的主题,并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歌颂。第二种是对世人之爱的追求,渴望得到他人肯定、欣赏、支持、关注的欲望则较为私密且充满羞辱感,似乎只有心怀妒忌或能力不足的人才对此感兴趣。

然而,第二种爱的强度、复杂程度以及普遍性都不逊于第一种,而且其中的挫折一样令人痛苦。“获得他人的爱就是让我们感到自己被关注——注意到我们的出现,记住我们的名字,倾听我们的意见,宽宥我们的过失,照顾我们的需求。”

身份焦虑具有三个典型特征。其一就是符号化消费,一般意义上的消费在于关注人对物的使用和消耗。而在经济高速发展的现代,对商品的消费已经逐渐超越了其本身的实用价值,而是转向对其所蕴含的符号价值的追逐。我们选择的商品和服务代表了我们的品位、风格、财富、地位和权力。

典型特征之二为成功学的兴起。从《卡耐基成功学》、《比尔·盖茨成功学教程》、《希拉里成功学》为代表的各种成功学书籍、课程、演讲对市场的占有,恰恰表现了人们对现有生活的不满和对成功近乎焦灼的渴望。

可是,当我们被成功的故事包围而跃跃欲试,却在现实生活中屡屡碰壁时,无疑会感到生活不过是一个残酷的玩笑。“随失败而来的是耻辱感,一种腐蚀性的意识产生了,那就是我们没能使世界信服我们自身的价值,并因而落到怨恨成功者而自惭形秽的境地” 。

第三个典型特征是现代身份理想造成的新势利人群。书中说道,“势利者关注的只是他人的声望和成就。一旦他相熟的人的声望和成就有所改变,这些势利者很可能闻风而动,重新排定他所谓的最亲近的朋友,从而上演一出出悲喜剧。” 

很少有人承认自己是个势利鬼。然而,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人们对看他人的名片来决定找机会攀谈还是找理由离开已经习以为常,不知不觉中已具有了势利者的典型特征:把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价值之间完全画上等号。“一旦成年,我们就得在这满是势利鬼和冰冷面孔的世间争取一个位置,这些人的影响是我们产生身份焦虑的关键所在。”

身份焦虑的原因

德波顿指出,身份的焦虑在当代西方日益加剧是由18世纪以来一系列清晰可辨的因素造成的。这些因素与现代化进程如影随形,使焦虑成为现代人挥之不去的精神困扰。

第一个因素可以归纳为,民主国家的“平等”观念造成的“过高期望”。德波顿首先分析了平等与嫉妒的关系。作为普通人,我们几乎不会嫉妒伊丽莎白女王,也不会嫉妒比尔·盖茨,即使他们比我们富有一万倍。但是我们却无法忍受儿时的朋友、现在的同事、亲密的邻居比我们更富有、更成功,我们只会嫉妒那些与我们属于同一层次的人。

有时候,同学聚会是让你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失败者的最残忍的时刻。当现代化进程把平等的观念深深植入人心的时候,当每个人都深信人生而平等、并深信自己有实力去实现梦想的时候,其身份焦虑就随着期望的扩大而扩大了。

第二个因素是,赋予财富道德价值的精英崇拜。德波顿认为,贫困对自尊的影响取决于周围的人对贫穷的理解和看法。在传统社会,人们认为穷人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而富人则奢侈浪费,其财富来自对穷人的掠夺。但在精英崇拜的社会里,财富成为了一个人良好秉性的象征,富人不仅富有而且比别人优秀,穷人已经不再是不幸的人,而变成了人生的失败者。

第三个因素可以归纳为宗教失去了慰藉的功能。当现代社会摧毁了过去的神圣原则,而转向了金钱至上的世俗教义,人们奔忙于可见的利益,而不再奔忙于来世的幸福。

“一心追求现世幸福的人永远是显得迫不及待的,因为他们寻求、抓取和享用幸福的时间是有限的,即使他们手里已经拥有一些美好的东西,也要时时刻刻向往其他数以千计的美好的东西,唯恐死神来临,他们来不及享用。这种想法使他们焦急、恐惧和懊丧,使他们的精神永远处于不安状态。”人们已经失去于现世安贫乐道、在天堂得永生幸福的精神支柱,只能快马加鞭,带着焦虑的心情在尘世上追逐。

缓解焦虑的途径

德波顿把苏格拉底、叔本华、梭罗等哲人忽略公众舆论、忠实内心判断的思维方式称为“理性的遁世态度”。哲人们长久以来坚持认为,绝大多数人的观点不是出于理性的判断,而是建立在直觉、感情和习俗之上,因而充满了混乱和错误。

叔本华说:“一旦我们充分了解到他人思想的肤浅和空洞的本质,他们错误得防不胜防,我们就会逐渐对他人大脑进行的活动变得漠不关心……然后我们就会明白任何一个过度重视他人观点的人给了他们过高的尊严。”

虽然作为普通人很难不去在意周围人对我们的态度和评价,但当我们了解到主流价值体系有时会不公正地让一些人蒙羞,同时不公正地让一些人赢得尊重时,我们至少在内心深处拥有对自我的肯定,从而减轻他人态度带给我们的伤害。

另一方面可以改善集体的境遇。德波顿说,“有一些国家,由于住房、交通、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公众条件过于糟糕,如果做一个普通人,就意味着过一种连一般尊严和舒适的需求都无法满足的生活,那么对上层身份的欲望会变得异常强烈”。

当一个城市的公共空间和公共设施本身看起来就很辉煌,民众想要获得个人辉煌的欲望就会有所减少。如果我们的公共交通体系干净、舒适、高效,人们对拥有私家车的欲望就会相应减少。如果普通民众能够享受到平价住房、公平的教育资源,人们对考公务员的狂热也会减少。

 (摘自《现代性与身份焦虑》)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