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人的先祖 人类学的“链环”

——十堰市博物馆巡礼之“远古人类家园”

时间:2019-05-17 10:09 来源:
  • 32013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19-20-专题6

□蒋显福

在十堰市博物馆布展安排时,把“郧县人”作为重要展出内容,在“远古人类家园中”凸显展示,是专家们充分讨论考量过的板块型重量级设计。

时间上溯到1989年,在“北京人”头盖骨发现6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上传来喜讯——湖北省西北部的十堰市郧阳区曲远河口学堂梁子出土了完整的古人类头骨化石。1989年和1990年,先后出土了两件古人类头骨化石,震惊了世界,被命名为“郧县人”。

1990年,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把“郧县人”头骨化石的发现评选为中国“七五”期间和1990年度全国双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充分肯定了它的重要历史人文价值。神秘的“郧县人”

“郧县人”一出土时,就被蒙上了神秘的色彩。开始为是“南猿”还是“人”闹得轰轰烈烈;继而又为是直立人还是智人争论不休。“郧县人”到底是南方古猿,还是直立人,或是早期智人?

“郧县人”化石最初被认为是“南方古猿”的一种,时间距今约二百万年前,按照这种说法,它无疑动摇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一元说”,那将成为古人类学上石破天惊的大事件。

经过国际著名的古人类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贾兰坡等进一步地研究测定,重新确认“郧县人”为直立人郧县亚种,贾老还亲笔书写了“郧县人”三字。

2001年,湖北省考古研究所借助现代高科技手段,并通过地层剖面、地貌特点、哺乳动物化石、古人类化石、年代测定的综合分析,确定地质时代为中更新世早期,距今约100万年。贾先生的测定在2004年又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中法专家还测算出“郧县人”的脑量值为1065毫升,接近“北京人”的平均值1075毫升,这进一步证明了“郧县人”可能处于比较原始的“直立人”阶段。

美国《纽约时报》评论说“中国郧县发现两具头骨是非洲以外古人类的证据”。“对这两具如此完整的头骨化石的发现和研究,为人类这条进化链条增添了新的环节,这些都是建立和发展现代人及多地区进化论的重要依据之一。”

人类起源、进化问题是当今世界几大科学难题和学术界的热点问题。“郧县人”的发现是除“北京人”头骨化石之外我国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

发现“郧县人”,意义何在

“郧县人”何以成为亚洲人类发展链条上重要一环?在人类进化的时间进程中,它构成重要的时间链条。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确定为人类祖先的古猿有森林古猿、腊玛古猿、南方古猿。人类最早出现则在距今约二三百万年前。

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根据体质形态进化程度,分为“直立人(猿人)”和“智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两个阶段(或南方猿人、直立人、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四个阶段)。资料显示,我国在距今一百七十万年前到二十万年前,人类处于“直立人”阶段。在发现“北京人”时,全世界直立人阶段的材料只不过三份:北京人、爪哇直立猿人、德国海得堡人。在发现“郧县人”之前,中国的直立人也只有元谋人、蓝田人、北京人等,到目前为止,直立人材料已大大增加,不下二十处。元谋人距今约有一百七十万年,蓝田人距今约八十万年,北京人距今约五十万年。元谋人与蓝田人之间一百万年没有考古发现,我们需要新的考古资料来证明,“郧县人”的出现代表人类演化长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充分展示了亚洲直立人的形态特征,是探讨人类起源与发展的重要标本。

现代人的起源有两种说法,一是源于非洲论,包括著名的夏娃理论,一是多地区进化论,“郧县人”的出现为多地区进化论提供了进一步的理论支撑。

在地域分布中它解决了南北方过渡的空间缺环。

直立人在地区分布上,有几个主要的分布地带,在我国是由东北朝西南呈弧状分布,在北非和欧洲,主要沿地中海沿岸分布,在非洲大陆主要沿东非大裂谷,向南可达南非德兰士瓦地区,在南亚由爪哇岛联及马来半岛,向北可与我国云南地区相接。

我国南有元谋人,西有蓝田人,北有北京人,中部地区的“郧县人”就解决了直立人的空间走向和活动范围。

在“郧县人”使用的石制品上也能看到南北过渡特性,“郧县人”制造和使用的石制品其砸击技术、修理台面、砾石石器和两面器既有南方特色,又有北方特色,说明其石制品的组合可能是多元的聚合或者是多向分化的起点或发展长链中的一环。

在遗址、遗物的完整性上提供了一个标本。

专家们认为,从“郧县人”的材料的全面性、丰富程度、可能解决的学术问题可持续性等方面衡量,学堂梁子的重要性几乎仅次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而且其形态特征为探讨系统地位的归属和中国远古人类的演化模式提供了又一重要例证。

元谋人只发现两颗牙齿化石,蓝田人则有不完整的头骨和牙齿,北京人有六具不完整的头盖骨化石,“郧县人”2号头骨是中国唯一一块人类祖先“直立人”阶段保存最为完好的整块头骨化石。

备受学术界关注的是“郧县人”遗址发现了为数不少的“手斧”。美国人类学家莫维士曾专门划分了一条“莫氏线”:非洲、西欧、西南亚和南印度属于手斧文化区,而中国等则被划在没有手斧的砍砸器文化区,而“郧县人”的考古发现无疑对其提出了有力的挑战。

另外,“郧县人”构成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过去我们界定过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屈家岭文化、半坡文化等等,其实,“郧县人”也构成一种“文化”现象,它的发现有三个重大文化意义:充分展示了亚洲直立人的形态特征;成为研究晚期直立人与早期智人之间的传承关系的珍贵标本;成为探讨现代人类起源的重要标本。

特别是发掘出“郧县人”使用的石制品共207件。其石器打制的手艺代表着中国南北旧石器早期石片工业的特点,把中国以砾石石器为主的工业的历史提早到早更新世晚期,形成一种独特的“砾石文化”现象。

“郧县人”所处的地理位置和伴生动物化石、使用石器的南北兼容的特点,也形成了不同于其他文化遗址的兼容性文化特质。

我们今天重新审视“郧县人”的厚重历史,了解这一独特历史文化现象,再加上郧阳区梅铺龙骨洞人,郧西神雾岭白龙洞人、黄龙洞人等这些与“北京人”同时代的直立人,我们有理由相信,汉江鄂西北地区堪称世界古人类文化走廊,是亚洲人类的发祥地之一,也是汉民族远古文化的摇篮之一。这在文化人类学上关乎东方人类的尊严,也是我们民族重要的文化资源。对鄂西北人类古文化富矿的挖掘与研究,对汉江中游古人类活动区的考察与研究,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远古人类文化之谜有待我们去探幽索微,揭开谜底。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