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的旅馆“江湖”

时间:2018-01-19 15:15 来源:十堰周刊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18-3-生活志1_副本

1月18日,火车站前的永安招待所。

十堰周刊 记者 夏伟 文/图

1月17日晚7点40分,从宜昌东去往西安的K625次列车在十堰火车站停靠5分钟,王雪芬和她的同行们已经在冷风呼啸的广场上守候了半个小时。

人群涌出车站,王雪芬拿出包里写有“住宿”字样的纸牌子,迅速靠了上去。“住店不?”她挨个询问着出站的旅客,人群中,到处晃动着和她一样的“拉客人”。

大多数人对王雪芬的询问置之不理,也有人不耐烦地挥手推开她,径直走出广场。十分钟后,人群散去,王雪芬终于“逮”到一位客人。这是她今天的第七位客人,包含两名进店后又离开的。

在十堰火车站附近1公里范围内,零散地分布着30多家宾馆、旅社。每天和王雪芬一样在广场上拉客的旅社老板有十几人,旅社生意的好坏与运气紧密相连。

“生意越来越艰难”

王雪芬一手拎着包,一手指着前面的小胡同,“马上就到了”,她劝慰客人。

穿过火车站广场,拐进一条长长的胡同,王雪芬带着客人走进一间其貌不扬的小旅馆,名为“蜀兴旅社”。

“你带客人去看看房间。”王雪芬指使在旅社柜台后烤火的丈夫。

从柜台穿过一条漆黑的甬道,丈夫陈建军带着客人来到后院。这是一家老旧民房改造的旅社,三层小楼上总共布置了32间客房。

打开一间客房,一股霉味扑鼻而来,不足十平米的房间里摆着一张单人床,墙上挂着一台空调,除此之外,房间里再无其他。

“一天40,楼上还有带卫生间的,一天60。”陈建军殷勤地向客人介绍。

“连个电视机都没有,便宜一点。”客人讨价还价。

“这已经是最低价了,旁边再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陈建军面带笑容,但在价格上寸步不让。

王雪芬和丈夫陈建军一起原本常年在外打工。十五年前,丈夫在一次事故中弄坏了一只眼睛。拿着赔偿费,她和丈夫回到十堰,把家里的三层小楼改造成旅社,做起了旅馆生意。

王雪芬有一儿一女,女儿刚刚毕业,儿子还在读大学,一家人的开支用度全依赖这家旅社。

1月18日上午十点,王雪芬帮一位竹山客人联系好了一辆回家的车。交代丈夫在家看店,她决定再到广场上碰碰运气。再有半小时,一列从广州过来的列车即将到站,她对经停十堰的158趟列车时刻表了然于胸。

同一时间,贵宾旅社的老板胡少华钻进了麻将馆。生意清淡,大多数时间变得百无聊赖,白天打打麻将,晚上到站前拉点客人,他把生意推给妻子,“没什么客人,一个人就能忙得过来。”

在过去,火车站生意好做。从外地归来的人们,尤其是南三县的旅客,错过了回家的班车,大都会选择在火车站附近住上一晚。

胡少华有些怀念过去的时光,那时候,他只需要拿一个纸牌子等候在火车站广场上,列车到站,人流涌出出站口,愿意住店的人会主动上前询问。

生意好,做事也就更用心。十年前,胡少华投入一大笔钱,把十几间客房全部装修翻新了一遍,提档升级后,价格翻了一倍,每天依旧有大把客人入住。每天迎客、打扫卫生、送洗床单,他和妻子忙得不可开交。

“那个时候,房间多半时间都是满的。”王雪芬说,后来,站前小旅馆越来越多,大家相互争抢生意,压低价格。

“现在,生意越来越艰难。”永安招待所老板赵兴龙说。最近几年,十堰的交通网络日渐通达,高速、城乡公路越来越便捷,火车站滞留旅客量随之直线下降。

“过去从十堰到竹山至少三个半小时,到竹溪需要四五个小时。”赵说,如今,十竹高速修通,节省了一半时间,很多人下了火车直接就乘车回家了。

小旅社的客人大多是中年打工族,生活的负累让他们更懂得俭省。小旅社的住宿价格一般在30元到80元不等,中等档次的宾馆和精品酒店价格在60元到200元。十年间,中高档酒店价格不断上涨,小旅社的价格却一直止步不前,这也让旅社老板们更感生意难做。

小旅馆“江湖”

早上寒风料峭,王雪芬把围巾往羽绒服里掖了又掖,她抬眼看了一眼火车站出站口上方的列车到站时间牌,距离列车到站还有十分钟。

火车站广场上空旷冷清,和王雪芬一样在广场等待拉客的旅社老板并不多。“一上午难拉到一个人,大家都窝在家烤火,没人愿意出来,晚上是高峰时间,来拉客的多一些。”王雪芬说。

在过去,和王雪芬抢生意的多是同行。大多数时候,大家各做各的生意,出站的旅客相互都不认识,谁拉到是谁的本事。也有例外,有一次,客人已经把包递给她,准备跟她走了,旁边一个拉客的旅社老板跑过来抢,“来我这住,我这干净舒适,还更便宜。”为此,两人大吵一架,客人也吓得逃之夭夭。此后,两家旅社结下梁子,互不往来。

每天迎来送往,王雪芬见识过各色各样的房客。

“有的人下车后左顾右盼,内心犹豫着是住火车站附近还是到城区中心,这时候你就要上前去招呼,有的会百般询问价格,也有的担心上当受骗,犹豫再三。面对不同的人需要说不同的话。”王雪芬说。

火车站鱼龙混杂,站前旅馆更是充斥着江湖气息。王雪芬去过很多地方,每一个火车站都大同小异。站前旅馆、商店、餐馆皆分三六九等,住店旅客的诉求也不尽相同。

“有没有特殊服务。”有客人会问她,王雪芬清楚,客人所说的特殊服务,指的是情色服务,她说自己的旅社干净,不提供这类服务。

最近两年,站前旅社生意差了许多,旅社数量也有所减少。胡少华说,从火车站东的情趣用品店就可以看出来,在过去,那一条街上几乎全是此类店面,如今数量已经大大减少。

“三教九流,火车站什么人都有。”胡少华说,客人有什么需求,胡少华都会尽量想办法满足,“黑车”司机、社会混混、票贩子、皮条客,他的手机上存着各类人的联系方式。

在过去,胡少华是圈内的“能人”,火车站附近的打架斗殴以及各类纠纷,他都能出面摆平。他能帮急于回家的客人联系车辆,帮没买到票的客人买到车票。如今,车站治安越来越好,火车票实名制也让票贩子没了容身之地,胡少华有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落寞”。

胡少华的竞争对手不只同行,围拢在站前的“黑车”司机截走了他们的一大批客源。十堰到各个县市区的高速公路修通后,站前“黑车”生意好了许多,返乡的人们多会选择坐车直接回家。

两年前,旅社老板们曾轮番向运管部门投诉,举报火车站“黑车”猖獗。其后,站前非营运车辆拉客现象一度有所收敛。

“交通网遍布城乡,即便‘黑车’没了,其他公共交通只会越来越发达。”赵兴龙清楚,小旅馆生意日落西山,好日子必将一去不返。

胡少华产生了放弃旅社生意的念头,他说,再坚持两年,如果生意还是不见好转,他就盘掉店面,去城区另寻铺面做面馆生意。

王雪芬认识的一位旅社老板已经退出了这片“江湖”,在华西农商城租下了一间铺面,做起了农产品干货生意。

王雪芬并不打算放弃,她说,自己一无所长,丈夫身有残疾,旅社又是自家房子,不用交房租,能挣点养家糊口就足够了。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