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兵的买菜法则

时间:2020-05-22 09:54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20-15-封面专题7

□本报记者  郭菲

时不时开着摩托车蹿向菜市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跟熟悉的摊主安静地完成交易,已经是杨乐兵的日常里不可缺少的生活片段。



早上7点30分,杨乐兵跨上摩托车,直奔老虎沟菜市场。停好车,他径直来到二楼的“张氏泡菜”。老板从桶里捞出一捆滴着腌汁儿的酸萝卜杆问:“这捆可以吗?”“可以,再要点酸豆角。”杨乐兵回答。

两捆酸菜分别装进黑色塑料袋后,老板又用一个大袋子从外面套了一层。“还是你过细。”杨乐兵从窗口接过袋子,径直朝猪肉摊走去。

杨乐兵挑了一块肉,老板娘将表面少许白色脂肪层剔去后,将肉上秤。“138块”,杨乐兵扫描微信二维码,支付了肉钱。

“我是职业买菜人”

杨乐兵买菜不喜欢磨磨唧唧,明确“猎物”后,他几乎不还价,买完立即转向下一家。

“你看,那些在菜市场内挑来挑去的,肯定是居家过日子的人,干脆利落的,大多是餐馆采购人员。”杨乐兵就属于后者,“我是职业买菜人。”杨乐兵时常自嘲。

杨乐兵与妻子何朝英在太和医院儿童医院旁经营着一家“818私房菜馆”,今年已是第11个年头。杨乐兵负责掌勺,每道菜需要哪些食材,他了如指掌,因而他也承担着大部分的采买任务。

买了十几年的菜,吃了不少亏。

几年前,杨乐兵在一家水产品店买鱼,他还了价,老板也爽快地接受了,可回来一称,少了二两。杨乐兵没有揭穿摊主短斤少两,但他此后再也没去那家买过东西。

“做生意总是要赚钱的,你把价格压下来,老板会通过其他方式将利润弥补回来。”杨乐兵说。

明白这个道理后,他买菜就不怎么讲价了。在他看来,像这样规范的市场里,菜价本就公开透明,讨价还价没有意义,而像他这样已经跟摊主很熟的顾客,讲价反而是对摊主的不信任。“你不信任别人,别人自然也不会信任你。只有彼此信任,才能建立长久而友好的合作关系。”

如今,在老虎沟菜市场,杨乐兵采买食材的那些摊主,都是与他打了多年交道的熟人。价格、分量、品质,无需交代,大家都默默遵守着各自的交易原则。这种彼此信任的关系,让杨乐兵少了许多麻烦。

“现在买菜方便多了,大家都很熟了,采购一般都是预订模式,微信上说一声,老板都会给你准备好,价格品质都没问题的。”杨乐兵说。

见证菜市场的发展

十几年来,杨乐兵见证了菜市场的发展与变革。从经营环境、支付方式,再到人员素质,菜市场在逐渐向好。

杨乐兵记得,在现金交易时期,买菜人与卖菜人常为找零而大费周折。有时,摊主还会收到假币。大约6年前,杨乐兵在买菜时亲眼看到一位卖土豆的女人收到一张百元假钞后的失落。“今天生意算是白做了,这些个丧德的人啊!”卖土豆的女人欲哭无泪。

最近几年,菜市场里普遍采用电子支付,假币几乎绝迹。监控设施的不断完善,也让一些偷盗、欺骗的小伎俩无处遁形。

社会发展改变了菜市场的支付模式,创文行动则让菜市场整体环境日益优化。“以前地面污水横流无处下脚,摊位也乱七八糟,现在都很规范整洁了。”杨乐兵说。曾经,他最怕去买鸡,活鸡宰杀脱毛时的腥臭,让他每每直犯恶心。而现在,活禽在统一的宰杀点进行宰杀,干干净净进了菜市场。

与此同时,人们的素质也在慢慢提高。以前扯皮争执的现象基本看不到了,菜市场里热闹却不失和谐。去年,杨乐兵在买完菜后,将手机丢在了地下停车场。“手机绑定着银行卡,也没设解锁密码,我想着完了,肯定找不到了。”杨乐兵说,他侥幸地回到原处找手机,一个男人正拿着他的手机准备转交给菜市场里的管理人员。“我原先是想在这儿等失主来找,这急着送菜回去实在等不了了。”男人说着,没听完杨乐兵道谢,就急匆匆开着驮满菜的摩托车走了。“一看就是同行。”杨乐兵说。回忆起那一幕,他至今仍觉得感动。

如今,餐馆生意不如从前,杨乐兵的采购量和采购频率都有所下降。但是,餐馆仍是夫妻俩目前最合适的谋生手段。时不时开着摩托车蹿向菜市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跟熟悉的摊主安静地完成交易,已经是杨乐兵的日常里不可缺少的生活片段。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