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带我逛菜市场

时间:2020-05-22 09:50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报头

□本报记者 郭菲


“你今天咋一个人来买菜了?你奶奶呢?”16岁那年,奶奶去世后我第一次独自去菜市场买菜,卖豆腐的胖阿姨认出了我。听我说奶奶去世了,她惊愕中带着惋惜:“啊?那么健朗的人,怎么突然就走了?你奶奶可疼你,走哪儿都把你带在身边。”这话一说,我的眼泪就漱漱地往下流,站在豆腐摊前,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我再去菜市场买菜,总免不了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直到奶奶去世的时间更长一些了,熟悉的摊主逐渐都知道了奶奶已经去世的事实,才终于不再问我。

竹溪县城的菜市场,人们更习惯称其为“菜道子”,因为它是狭窄而深长的一条,然后从尾部分成两条分叉,一边是卖卤菜和干货的,另一边是湿漉漉的水产品。小的时候,菜市场里的很多摊主都看我眼熟,的确如卖豆腐的胖阿姨所说,奶奶逛菜市场总带着我。

放假的早晨,起床气是从踏入菜市场开始消散的。奶奶带我逛菜市场,也带着另一项“任务”:过早。或者炸得金黄的油饼,我俩一人一半,或者豆腐脑泡油条,一人一碗。奶奶喜欢在豆腐脑上淋一勺辣椒酱,我则撒一勺白糖。她还喜欢吃淋着香菜辣椒酱的甜浆饭,我那时却很不待见这种食物。

吃完早饭,奶奶便一手挽着竹条编的篮子,一手拉着我,开始在拥挤的人群里走走停停了。菜道子的左右两边摆着五颜六色的蔬菜瓜果,卖菜的人坐着矮凳或者干脆蹲着,用塑料瓶时不时给菜浇些水,紫亮紫亮的茄子、翠绿翠绿的叶子菜,泛着水珠看着就更娇艳欲滴了。

从小跟着奶奶逛菜市场,耳濡目染学会了不少挑瓜果蔬菜的小技巧。我喜欢跟奶奶逛菜市场,除了能在外面吃早餐,还因为可以选择自己想吃的食物。比如,刚摘出来的莲蓬,还有甜嫩的豌豆和玉米。我说想吃,奶奶就一定会买给我的。然而,奶奶也不是完全听我的。春芽(香椿)、芫荽(香菜)、洋姜是我小时候顶讨厌的几样菜,一看见奶奶要买,我就忍不住抱怨和阻止,可奶奶不会依我,依旧会买回家。

家里的辣椒酱若被奶奶拌进了香菜末,我见了便会心生厌恶。“为什么要放香菜,我最讨厌吃这个了!”我像炸毛的小猫,怒气冲冲。奶奶却一脸淡定地说:“多香啊,是你不会吃。”可奶奶一定不知道,长大后的我,居然很爱吃香菜了。

有奶奶带着逛的菜市场,有很多我童年里并不算充盈的快乐时光。那些年,也是我感觉最被人爱着的时期。我还记得,如果我跟奶奶一起去吃炒米粉,奶奶一定是让老板给我的那份加肉,而她自己不要。走到卖鱼的门口,奶奶会一手从我胸前揽过,像提溜小鸡一样把我提溜起来,直到干燥的地面才放下,生怕地上腥臭的积水弄脏了我的鞋。

奶奶去世后,再逛菜市场已是索然无味了。关于菜市场,不管是幸福快乐的时光,还是带给我阴影的画面,都同奶奶一起,消失在了2006年的夏天。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