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存钱?先去线上找份兼职吧

时间:2020-05-15 09:36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20-14-封面专题6

□本报记者   郭菲

“撸羊毛”微信群里,各类产品信息不断刷新,每样产品下面还附着一条购买链接。群主尹露是群里唯一的发言人,其他群成员默契地旁观,从不在群里接话。对某件产品感兴趣的群友,会私信尹露,询问一些产品信息。

“都是生活所迫”

疫情期里,尹露倍感经济压力。她是一家艺术培训学校的舞蹈老师,休息两个月后,学校让老师们进行网上授课,但课时费直接打了个对折。疫情之前,根据课程难度系数,尹露的课分为680元/课时和720元/课时两类,每个月安排8节,一个月下来,收入不错。如今,月收入锐减一半,直接影响到了生活。

“工资少了那么多,心里多慌你知道吗?就是每块钱都在数着花。”那几天,尹露开始谋求兼职的机会,得知有朋友在做返券平台代理人,就向朋友了解情况,很快加入其中。“兼职门槛低,没什么技术含量,时间又灵活,很符合我的要求。”尹露说。

成为返券平台代理人后,尹露除了上课和休息,其他时间都在经营着她的副业。她所选择的商品大多是自己购买体验过,觉得不错才放心推销,“做的都是朋友生意,信誉是基本的”。这些商品囊括零食、服饰、美妆、生活日用品等多个种类,由于价格亲民,加上文案质朴,尹露的订单量一直不错。

这份兼职的挣钱模式是,微信好友复制尹露所提供的商品链接进入淘宝,就可以领券购买商品,他们享受了一定的价格优惠,而尹露也能从中赚取佣金,共赢模式之下,让他们之间实现了一种心理平衡:尹露不会因为赚了朋友的钱而心感不安,朋友也不会因她频发广告而反感,毕竟,大家都有利可图。4月底,尹露收到了自己当月的佣金,一共2600多元。

“虽然挣不了大钱,但在业余时间动动手就能贴补生活开支,还是挺不错的。”尹露感到很知足。

“我必须多干一份工作”

疫情让年轻人为了存钱,开始“节流”的同时,也进行着“开源”。因经济压力另谋副业的人不在少数,“微商”以足不出户、时间自由的特点,成了很多女性的首选。

“我要开始做微商了,就从你俩开始吧。”在仅有3个人的微信群里,魏兰发了一张排有4支口红的图片。这是她跟两位关系最要好的朋友所建的群。一位好友问她:“是不是前三支都是雾面哑光的,只有080号是滋润型的?”这下倒把魏兰问懵了。

魏兰平时基本不化妆,对化妆品的了解少之甚少,如今在微信里推销化妆品,实在是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

今年30岁的魏兰是一名小学老师,也是一位二胎妈妈,老大4岁,老二刚满2岁。去年之前,他与老公两人每年到手工资在9万左右,养两个孩子本就略感吃力,在老人的贴补下,日子也还过得去。但突发的意外,打破了她家这种勉强维持的平衡。

2019年8月,魏兰的老公突发急性脑梗,经过抢救渡过危险期后,开始了漫长的康复。治疗花去了所有积蓄,家里也从此少了一个能挣钱的。尤其是经历疫情,她更觉得手头有钱,有随时应对危机的底气,是多么重要的事。

魏兰认识一位在德国做代购的朋友,最近正好在国内招代理,她就毛遂自荐,接了这份兼职。初次试水的魏兰有不少顾虑,她以前从不在朋友圈里发广告,怕招人烦。现在却要首先拿亲人、朋友做尝试,这让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首笔订单来自询问口红的好友,也许是为了照顾魏兰生意,好友没多问,就要了那款从图片里看起来是滋润型的口红,并给魏兰发了个80元的红包。

“朋友很爽快,一问价格,就直接发来了红包。”魏兰说。但令她羞于开口的是,朋友给她发的红包,是不含运费的。这一单,魏兰自己垫了运费,直接亏了本。“这就是做朋友生意的为难之处。”魏兰苦笑道。“可能适应一段时间后,才会慢慢上手的。”

与尹露、魏兰一样,肖雪也是第一次做“微商”。肖雪今年28岁,单身,在一家做统计服务的公司里做一名小统计员,月工资不高,只有3000出头,勉强够花,是典型的“月光族”。

4月初,肖雪所就职的公司复工,但停工期间的只出不进,让她仅有的积蓄很快剩下零头,她感觉往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

肖雪是一位注重打扮的可爱女孩,每月支出大部分在服饰与美妆板块,宁愿少吃饭,也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疫情给她的深刻教训是:“月光”有风险,花钱需谨慎。然而,自己挣的就这么多,大部分消费对她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刚需,再怎么“节流”,也不见得能存上钱,她只能从“开源”方面想办法。

机缘巧合,她从十堰本地一个美食公众号上看到有招募美食推手的广告,觉得简单便报了名。

工作的确简单,肖雪只需要在各个社交平台发布诱人的美食图片及文案,配上美食平台的小程序入口码即可,显然是毫不费力的事。但真正到了量化业绩的时候,肖雪发现这并非易事。

美食推手的任务不是简单的宣传而已,而是要吸纳顾客下单。顾客只有通过自己发布的小程序入口码进入平台,并顺利下单、付款,美食推手才能拿到佣金。

让肖雪尴尬的是,每次她所发布的美食信息,都有不少人询问,但最终真正下单的却很少,有的下单了还会退。一个月下来,“光顾”她的只有几位好友,包括两名正在追求她的男生。“太尴尬了,都是人情单!”兼职一个月下来,肖雪拿到的佣金只有40元,与自己所想相比,无疑是九牛一毛。但她没有灰心,她打算另找一份做网拍的兼职,她会拍照会P图,自身形象也不错,应该会是一种优势。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