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护士抗疫日记(四)

时间:2020-05-09 11:03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懂事的孩子让人心疼”

□丁娜(儿科三病区护士)

2020-13-专题丁娜

疫情发生后,我所在的科室设立了儿童新冠肺炎定点收治病房,在没和家人商量的情况下,我报名上了一线。

去隔离病房前,我试着写一条短信给同在医院上班的丈夫,想了很久,编好的微信写了又删,不停想着“丈夫不同意怎么办?”

最终短信发出,但很久都没得到回应,第二天丈夫下班回家,淡定地跟我说:“你放心去吧,其实我也报了名,一直不敢和你说,没想到你先开了口,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你。”

我们看着对方,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心中泛起了一丝感动,不愧是我爱的男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经过培训,我上了前线,病区陆陆续续住进新冠肺炎患儿,其中一位特殊的患者让我印象深刻,她只有5岁,母亲患上了新冠肺炎在西苑医院住院,父亲被隔离。没有陪护,我和同事们当起了她的临时爸爸妈妈,每天给她洗脸,喂饭,打针,孩子不哭不闹,听话得让人心疼。

看见这个小姑娘,我会想起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只有7岁,我和丈夫奔赴防疫一线后,孩子只能送往我母亲家。离家那天,孩子的学习用具、衣服、洗漱用品收拾了几大包,像极了逃难的人。

起初,孩子不知道何为病毒,他每天最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能陪他,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学校转发了宣传片给孩子看,让他知道了新冠病毒是一种非常厉害狡猾的病毒,爸爸妈妈为了保护人们的健康,必须要上去和病毒搏斗。从此,儿子好似一下子长大了,电话那头他总是叮嘱我们要勤洗手,戴口罩,不出门!我嘴上答应,但心里一阵心酸:我何尝不想陪在你身边,但如果连我们都胆怯,那些患者应该怎么办?

从进入隔离病房的那一天开始,我和丈夫没有见过孩子一面,其间,我给母亲家送过一次生活用品。为了避免接触,我把物品放在楼下大厅,打电话让我母亲下楼来取,母亲下了楼满眼关心,她大声告诉我,让我保重好身体。儿子不能下楼,只能站在窗户边眼含泪花向我大声呼喊:妈妈,加油!我挥挥手,眼泪止不住地流,懂事的孩子真是让人心疼呀。

护理部主任张冬云知道我和丈夫是双职工,专门找到我,建议我从防疫一线退下来休整。我很感动,但在防疫危急关头,我不能当逃兵。我笑着婉拒了领导的好意,自己不断给自己打气:“丁娜,你可一定要坚持住。”




“像呵护婴儿般照顾危重病患”

□魏涛 (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士)

2020-13-专题魏涛

 2月7日上午,我接到科室护士长的电话,科室需要派一名护理人员去重症隔离病房护理一名已经上了ECMO(体外膜肺氧合)的患者。我是呼吸重症专科护士,也进修过ECMO护理,对于这项任务,我当然义不容辞。

做好决定,我才想起我的孩子才刚刚出生两周。我有些愧疚地向妻子说明了情况,同为医务人员的她不仅没有责怪我的“先斩后奏”,反而很支持我的这一决定。她反复叮嘱我做好防护,说跟孩子一起等我平安归来。

2月8日,我穿上密闭的防护服和靴套,戴上口罩、护目镜,进入了重症隔离负压病房。面对病人的那一刻,我最初的恐惧瞬间荡然无存,内心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尽自己最大努力照顾好这名重症患者。

患者病情危重,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各种危急情况,我必须高度关注患者的病情变化,维持仪器的正常运行,观察每一个细节,保持各项指标的稳定,预防各种严重并发症的发生。比如,患者体温、血液流量、离心泵的转速、氧流量、管道内血液的颜色、有无血栓、抖管等……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因为厚重的防护服和早已被汗水模糊的护目镜而变得异常艰难。因为近距离观察,大部分时间我都必须跪在地上,手拿电筒小心翼翼,像呵护婴儿般去关注患者。

在重症负压病房里,患者的基础护理和生活护理都是由我们护理人员完成,为患者洗脸、口腔护理、身体擦浴、修剪指甲和胡须、会阴和肛周清洁,是我的每日工作常态。

3月 16日上午,经过漫长的救治,这位重症新冠患者病情终于好转,神志也清楚了。我握着患者的手给他加油鼓劲。“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救你,你一定要有信心,我们一起加油,战胜疾病好不好?”他努力地点头,朝我微笑,眼神里多了光彩和力量,让我为之触动。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无数的太和重症护理人逆行而上、团结一心,共同书写着令人动容的重症隔离故事,将阳光和希望带给患者,用专业和爱心谱写生命赞歌,展示太和同心同德、同心同向的磁性护理精神。




“我们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胥婧(心内2病区护士)

2020-13-专题胥婧

我和老公郑苏都参与了这次新冠肺炎的救治,时隔多日再回想这次“战斗历程”,学到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腊月二十九那天,我申请上一线抗疫得到了批准,想到第二天就要奔赴“战场”,内心既激动又忐忑。孩子还小,丈夫也是同院的医生,很有可能都上一线。母亲告诉我,放心上前线,不要担心孩子。我点点头,看着孩子熟睡的面庞,强忍住泪水。

在发热门诊,我接触不同的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穿着防护服,行走笨重、呼吸困难不说,根本看不清路,以往得心应手的工作也增大了不少难度。但看看周边的同事和不断送来的患者,我选择了坚持。

2月1日,老公紧随其后,成为太和第二支援队的组长,与15名医护人员奔赴第二救治医院支援抗疫工作。记得当时跟孩子视频,女儿问我:“妈妈,为什么我一觉醒来,爸爸也不见了?”我告诉她,爸爸妈妈都去工作了,嘱咐她在家一定要好好洗手,不能出门。她懵懂地点点头。

在从门诊转战感染科病房一周后,我开始了轮休,但得知感染科病房扩建,需要我们这些有工作经验的护士时,我再次请缨,到感染科三病区继续战疫。

太和医院心理疏导团队阳光天使在这次抗疫期间,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作为其中的一员,我认为阳光天使,就是要心里充满阳光,处处播撒希望。特别是在隔离病房,病患的需求和门诊又有很大的不同。

我记得一位右侧肢体偏瘫的患者自转入隔离病房后,话就很少,甚至拒绝吃饭、喝水、吃药,只能维持静脉治疗。接触久了,我感觉他心理负担很重,我慢慢接近他,轻轻地问“是不是想家了?”他没有回应。帮他打开水、翻身、摆体位,他依旧抗拒。我没有放弃,试着帮他跟家人开视频,将检查结果及时告知,安慰鼓励他,渐渐地,他终于放下了防备。

“生活不能自理,还可能感染了新冠这样的传染病。我给你们和家人都添了麻烦,害怕自己再也站不起来……”原来他是因为这些在抗拒。找到了原因,我每天都有意和他聊天,询问需求,帮他进行生活护理,鼓励他和家人通电话,强化他的正面情绪……慢慢地,他开始配合治疗。看到病人康复转出隔离病区的那一刻,我想这就是我们辛苦付出的意义。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