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护士抗疫日记(一)

时间:2020-05-09 10:59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重燃的战斗激情

□张东云(护理部副主任)

2020-13-专题张东云

“你是战场指挥官,没有你们的付出,这场仗打不赢。”前几天,我去创伤骨科,一位护士笑眯眯地对我说。我很惭愧,感觉这次疫情没有上一线,远远谈不上危险和辛苦。

我是太和医院护理部副主任,今年51岁,在护理岗位上工作了三十多年,已到天命之年,原以为生活归于平淡,没想到这次疫情重新点燃了我的战斗激情。

疫情爆发后,市太和医院相继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收治医院,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救治中心,孕产妇、儿童及血液透析感染者救治定点医院。接到医院安排,我和护理部各位同事,开始对全院病区统一规划,调配设施、物资,安排医护人员培训上岗,一支年富力强、新老搭配、经验丰富的防疫队伍迅速在医院组建。

病房设置完成,队伍组建起来,但我的工作并未停止,每天我都要到各个隔离病区与护理人员谈心,做好心理疏导,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还要巡视检查,排查潜在的安全漏洞。

有护理人员劝我:“张老师,您年纪大了,不用每天往病房跑。”我笑着告诉他们:“只有到病房中去,才能找到薄弱点。”

我们的工作,不算一线,但每天都要到隔离病房,与病患、医护人员密切接触,工作强度大,危险程度并不低。工作太忙,饿了我就吃些方便面充饥,困了就躺在办公室沙发上小憩一会,晚上工作到下半夜是常事,这种状态是护理部所有工作人员的常态。

让人欣慰的是,丈夫和女儿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女儿今年28岁,年前从深圳回家过年,一直在家,这是她高中毕业后,我们母女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可疫情期间我早出晚归,很少与她待在一起。 偶尔在家一起吃饭,我也自觉坐到客厅一角,与他们保持距离。有时女儿看我劳累,想过来给我按摩,也被我远远拒绝。孩子啊,并不是我心狠,作为母亲我何尝不想与家人和和睦睦,但疫情面前,我要为你们负责,也要为社会负责。

哲学家加缪说,“每个冬天的句点都是春暖花开”。十堰已很长时间没有新增确诊病例,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也是对我们一线医务人员最好的肯定,更是对我们一线工作者莫大的鼓舞。胜利在望,我们并不能因此掉以轻心,虽然我已到天命之年,但国家如果需要,我随时准备重上战场。




经历磨难会更爱生活

□余可斐 (护理部副主任)

2020-13-专题余可斐

疫情发生后,我抽调到了市第二救治医院,全面负责第二救治医院护理工作。我在太和医院的工作是做护理质量监管,指导各业务科室的护理工作,对于突然降临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并没有太大的恐慌。我始终觉得,只要做好自身防护,再厉害的传染病也没那么可怕。

在第二救治医院,我的主要工作是人员和物资的调配。每周要进入隔离病房三四次,了解医护人员最真实的工作状态,对存在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找出解决方案。刚开始的时候,护士们都比较紧张,我需要一遍遍跟大家讲解护理人员的防护知识,一再叮嘱大家注意保护自己。穿戴防护用品,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憋闷、出汗、行动迟缓,打针的时候视线不好,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只有深入一线,才能看到我们的医护人员最真实的需求。我会跟医院本部及时沟通,比如改用头盔式面屏来解决视线受起雾影响的情况。压力最大的始终是隔离病区的病人,很多病人情绪焦躁,不肯配合治疗。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组织护士到病房跟病人一起做剪纸,给病人送小礼物,陪病人做心肺康复操。

从进入第二救治医院到医院休整关闭,我一直坚守在那里。第二救治医院的护理、医疗和院感都是由太和医院主要负责。每个环节我们都需要考虑周全,怎样保证病患安全,医护人员安全,都是我要考虑的。

那段时间,我一直处于很亢奋的状态。我一直觉得,自己肩负责任,必须把这件事做好,不能出丝毫差错。一直到医院关舱,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都做了检测,患者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那一刻,我才松下一口气。回过头来想,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的一段宝贵经历。困境最磨练人,经历这次疫情,我感觉自己成长了更多,也更懂得珍惜身边人,更懂得热爱生活。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李亚玲(护理部副主任)

2020-13-专题李亚玲

疫情期间,我在郧阳区中医院护理部,负责统筹护理人员的调配。这是太和医院托管郧阳区中医院以来,我驻守的第4个年头。

疫情发生后,医院迅速开通发热门诊和预检分诊,所有护理人员取消休假轮流值班,对每位来院就诊人员进行体温测量,通过询问病人的流行病学史来进行初步筛查,把守着疫情防控的第一道大门。

正月初六,护理部向全院护理人员发出了倡议书,倡议大家参与到这场疫情阻击战中。倡议发出后,所有的护士不论年龄、资历,都纷纷踊跃报名参战。

大家义不容辞的劲头让我十分感动,但我必须在一腔热情之下,保持客观与冷静。在突发的疫情面前,护理人员的调配是一项十分重要且具有挑战的任务。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护理工作就是疫情防控的前沿,只有对人员实行科学调配,才能达到最优化的效果。

在所有报名的人员中,我们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梳理和评估每个人的业务能力、身体和心理素质、家庭情况等。

有一位孩子才6个月,尚在哺乳期的年轻护士也主动报名了,她非常坚定地跟我说:“我要到一线去,我可以给孩子断奶。”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我没有将她纳入支援名单。还有一名护士,已经在隔离点支援半个月了,不止一次出现低血糖反应。尽管她自己没有叫苦叫累,但这个情况我们必须重视起来。隔离病房里,因为穿着防护服,加上紧凑的工作节奏,不能按时吃饭是常有的,于是,我们立即让这名护士从隔离点撤了下来。

人员的筛选调配只是第一步,突发的卫生事件面前,需要护理人员具备比平时更为过硬的专业素养。疫情期间,我们继续在护理部推行磁性护理模式,并对病人推行中医护理特色技术来促进他们的康复。 

在护理新冠肺炎患者的过程中,要格外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尽力满足他们的个性化需求,这一点,我们的护士都践行得很好。病人们长时间在病房里,又没有家人的陪伴,很多人都会感到焦虑、孤独。我们的个性化护理中,就包括心理疏导。

隔离病房里,留在最后的是一位86岁的老太太。为了减少她的孤独感,我们一方面对她进行心理疏导,一方面更多地陪伴她,甚至教她玩“抖音”。老太太挺时尚的,很快就学会了,一些有趣的短视频为她排解了不少孤独。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