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的粽子

时间:2020-04-30 09:13 来源: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20-12-封面专题5

□特约撰稿   冯广博(专栏作者,著有《菜农笔记》等书。竹溪人,现居广州)

端午安康!相信很多人都收到过这样的信息。我也不例外,而且非常自然地回了:节日快乐!熟悉的朋友说:端午不能祝快乐,我转条短信给你看。短信上写:“端午节不能互祝快乐的,因为端午节是个祭祀节日,这天伍子胥投钱塘江,曹娥救父投曹娥江,大文豪屈原投汨罗水。”

其实端午节不能祝快乐的说法,我几年前也接触过类似的知识,但一到这个节日,很自然就会祝“节日快乐”。如果祝安康更好,就安康吧。节日嘛,不就图个吉祥如意吗。

况且,我的老家就离陕西安康地区不远,湖北十堰和安康交界。安康总让我想起地名,想起老家竹溪。

我想到的是欢乐

我儿时记忆里,端午节跟祭祀屈原毫无关系,跟悲伤也毫无关系。虽然我老家湖北十堰地区,屈原毫无疑问是湖北最有名的历史大人物之一,但是,我那时候真的不知道,至少在10岁之前,我不知道屈原跟端午节之间的关系。

而且多年以来,端午在我的生活里是一个欢乐的节日。自从大姐出嫁之后,每年的端午、中秋两个传统节日,我们都会去接大姐回来过节。大姐嫁得并不远,大约离我老家两公里的另一个村子。

2020-12-封面专题7


端午的前一两天,会包粽子。包粽子,一般会用蓼叶(蓼叶,又叫箬竹叶,别称:辽叶、辽竹、 簝竹、簝叶竹、眉竹、楣竹、粽巴叶),这个叶子包粽子是首选。

蓼叶,在我们老家院子里几乎每户都会种几蔸,在田坎上,地边上,不占地方,也不碍事,平时没什么作用,只有到端午的时候,摘一些叶子洗干净晒干,唯一的作用是用来包粽子。

那时包粽子原料很简单,如果吃甜的,就是糯米(俗称“酒米”),蓼叶,糯米淘好放少许碱面,用蓼叶包好,煮一小时左右即可,吃的时候剥开,蘸着白糖或红糖吃;如果包有馅的,那就复杂得多,糯米,肉,花生,核桃什么的,需要放盐,也需要少量的碱面,吃的时候剥开直接可以啃。

说真的,那个年代,我对粽子的印象最深的,每次包的比较少不够吃,还很神秘,包粽子总是不张扬,悄悄的就包好了,包的也不多——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缺衣少食,大米饭一年吃不了几顿,糯米就更少了。估计一共包了二三十个粽子。煮好后,母亲会悄悄的给姨家端几个去,如果有更多的,会给二婶三婶端几个,奶奶在世的时候当然首先会给奶奶吃,剩下的就是我们一家,我不知道每次能不能吃到两个,蘸着白糖吃,很快就被干掉了,再想吃,就没了。

即使这样,每年也不能保证能吃上粽子,因为有的年份家里是没有糯米的,当然,姨如果包了粽子,一定会给我们一些。这给我造成了又一个印象:如果我们家没有包粽子的那年,姨一定会包粽子的。这是母亲和姨两姐妹商量好了的吗?我不知道。

所以在我的记忆里,粽子总和味觉有关,和总是流着口水没有满足感的醇香的糯米记忆有关,和我跟着二姐三姐四姐一起去接大姐回家过节的快乐记忆有关。跟悲伤无关,跟祭祀无关,这是快乐的节日。现在这个节日,已经不方便祝快乐。但是,我想到的,就是欢乐。

“七粽子啦!记己做滴哟!”

不仅仅是我,在儿子阿布的眼里,端午节恐怕也不是悲伤的节日吧。那天,阿布问我,你知道屈原吗?老子学中文的,怎么会不知道。——这句话充分暴露了我的自卑心理,在孩子面前充能,算么本身,知道的比孩子多点,有什么好说的。

屈原跳江死了,纪念他,就有了端午节。这恐怕是目前为止,最简单直接的解释,小孩子思维就是简单直接还准确,直接点出问题的本质。 

而我知道的,比阿布多不了多少。多的就是一些关于屈原的八卦,我们大人常常以为知道这些就是知识,以为懂得多。

我在阿布这个年纪,还真的不知道端午节原来跟屈原有关,只知道端午节跟粽子有关。有些节日,来龙去脉似乎不那么重要,感受到那个氛围就可以了。

比如为什么要过春节?不重要,过就是了。为什么要过端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过”和“怎么过”。

儿时对粽子的好感一直持续了很多年。直到到了广州。每到端午,照例会去买几个粽子吃吃。但是,这里的粽子,我真的不爱吃。甜里又咸,还有各种馅,品种非常丰富,但是没有找到我爱的那一款,所以,一年比一年淡化了我对粽子的感情。

我没有贬低广东粽子的意思,广东粽子备受欢迎,只是我个人的原因,我只爱吃纯糯米包的粽子,类似什么也不掺的白馒头。这也跟月饼相似,我现在也基本不吃甜的有很多肉馅坚果馅的月饼,喜欢吃竹溪老家的没有馅的、脆的、嚼着掉渣渣的月饼。而且,胃不好,糯米制品也渐渐吃的少了。

妻子梅果也是,她也不怎么爱吃糯米食品。但是,这个和粽子有关的节日,如果没有粽子,对阿布来讲实在太不公平了,我们不能因为个人的喜好而剥夺了孩子的乐趣。

在端午节前,梅果非常坚决地要包粽子。她的理由很简单:自己基本不吃糯米制品,尤其不怎么吃粽子,只是觉得阿布的童年里应该有和妈妈一起包粽子的记忆和味道。

是的, 包粽子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温暖的记忆。不是吗?我要吃绿豆甜粽子!阿布对吃的,从来不含糊,他提出了要求。

准备了去皮的绿豆,糯米,白糖,买了粽子叶(蓼叶)一捆。回家煮粽子叶,然后用凉水清洗,绿豆和糯米加糖,拌匀,然后用粽子叶包成三角形状。包了四十多个,煮了两锅,每锅要煮一个多小时。捞起,放凉,就可以吃了。

我还没下班,就看到阿布发了朋友圈:“七粽子啦!记己做滴哟!”(吃粽子啦,自己做的哟)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说:把错字改过来!阿布说:故意的!

与此同时,几个要好的邻居也在群里说吃到我们家刚起锅的热乎乎的粽子,勾起了童年的美好回忆,原来他们都已经抢先尝了鲜。

味道怎样?阿布说,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粽子。我想,这不仅仅是他自己包的,糯米和绿豆本身的味道搅合在一起,味道确实醇正香甜,十年来,我第一次吃了两个粽子。阿布这小子真的太幸福了,粽子管饱啊。老汉那个年代……你不要老说你小时候好吗?奥特曼!

让阿布更加兴奋的是,端午节,梅果带她回到广东河源的外婆家,一家大小十几人,围在一起包粽子,不仅有白梅豆,绿豆,还有猪肉,香菇,咸蛋黄,和什么也不放的纯糯米碱水粽,在院子里包粽子的场景,尤其是孩子们自创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粽子,现在想起来,阿布还情不自禁的傻乐。

这让我想到儿时的老院子,母亲,姨,姐姐们。如果是大端午(竹溪有大小端午之说,小端午是农历五月初五,大端午是五月十五),银色月光照着院子,安静而辽远。

在广州,也有这么亮的月光,只是,这种纯净的透着故土清香的静谧,再也没有了。只隐约可见,月色下妖娆多姿的小蛮腰和波光闪烁的珠江。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