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延长”的学期

时间:2020-01-22 09:52 来源:
  • 3751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20-4-新闻1

□本报记者  夏伟  文/图

赵欣全在广东路与田沟巷交汇处的一栋楼下停车,摇下车窗,探头看着“某某教育”的广告牌,扭头问孩子妈,“这家培训班挺有名气的,要不上去看看?”

孩子妈没吭声,也摇下车窗。窗外的冷空气迅速灌进车内,瑟缩在后座上的赵越越撇了撇嘴,扣上了羽绒服的帽子。赵家人今天的任务是找一家合适的培训班,给12岁的赵越越补补课。此前两天,赵欣全已经跑了四五家培训机构,“孩子期末考试退步了,下学期就要面临小升初,而且班上的同学大多都已经在补课了。”他语速很快,显得有些焦虑。

“不能让孩子掉队”

走进培训班,赵欣全觉得格外暖和。孩子们填满了小小的教室,一名培训老师正在给大家讲解期末考卷。

寒假刚过去三天,培训班里小学班、初中班已经挤满了人。负责人林海说,早在放假前,每天都会有几名家长前来“探点”,寒假将近一个月,“不能让孩子因为放假而掉队”是家长们的一致诉求。

教室宽敞暖和、学生学习认真、师资力量雄厚,这些都符合赵欣全的要求。五分钟后,双方达成协议,赵欣全一次性交了2000元补课费,除了过年那几天,他打算让孩子每天都来补课。

赵欣全是国药东风总医院的职工,住在广东路附近的一处老旧小区。他对孩子的要求是,小学在六一小学,初中在东风七中,高中上东风高级中学,“离家近,而且三所都是教学质量高的学校”。

这是赵越越第一次上课外培训班,本学期期末考之前,他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很好,这得益于妈妈的空闲时间几乎全扑在孩子学习上。

期末考试成绩一出来,赵欣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老师询问成绩。“语文和英语都没超过90分。”这是夫妻俩不能容忍的,下学期就要考初中了,孩子成绩必须“提一提”,去补习班把学期“延长”,是赵欣全夫妻俩所认为的最佳方案。

对于爸爸安排的寒假补课,赵越越心有不满。期末考试之前,他还跟好朋友相约,一放假就去人民公园看动物,再到四方山去爬山。他期待着一个欢乐的寒假。

如今,这一切都将泡汤。他不敢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爸爸,那将意味着一顿训斥。“谁让自己没考好呢。”他有些沮丧。按照爸爸的计划,赵越越的寒假从28天压缩成了10天。

如履薄冰的代课

学期同样被延长的,还有一些教师。

1月15日,处理完学校的事务后,在城区某初中教英语的郑晓琴又开始忙碌起来。十天前,她就被一家培训机构“预定”:假期在培训班代课,每天两个小时,整个寒假不低于十天课。

这意味着,郑晓琴的寒假将获得一笔额外的收入,按照双方约定,两个小时可以获得300元。“一个假期断断续续代十节课,就可以挣3000元。”

郑晓琴有好几位同事都选择了在假期去培训班兼职。“除了要回老家的、孩子没人带的,基本都会在培训机构代课,有资历的老师是培训机构争抢的对象,早早就会安排好假期代课任务。”

2019年年初,十堰市下发《禁止教师从事有偿家教违规办班补课的暂行规定》,明令禁止十堰市中小学教师校外从教,并明确了对老师、校长、学校三方的违规处理办法。

市教育局教师管理科负责人说,公办中小学在职教师不得自行办班、有偿家教,不得组织、推荐、诱导学生参加校外培训,不得到民办学校及校外培训机构兼职兼课。

对于违规校外从教老师,第一次,学校通报批评,同时清退违规所得、扣发一学期奖励性绩效工资;第二次,全市通报批评,当年年度考核确定为不合格等次、降一级聘用,同时清退违规所得、扣发一学年奖励性绩效工资;三次以上者,在第二款处理规定的基础上,依据有关人事管理制度从严处理。

严格的规定让郑晓琴在外代课如履薄冰。去年,她在第一次进入培训班代课时就得到承诺:培训班严格保密教师信息,并与每个家长签订“保密协议”,家长不得四处宣扬代课教师的基本情况。

王虎是十堰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他说,十堰的课外培训班有着足够大的市场,市场有需求,家长对在职教师更有信任度,所以培训班给在职教师开出的工资更高,这也是许多在职教师敢冒风险的原因。

“教师工资太低,没有额外收入的话怎么养家糊口?”教师陈丽诉苦。

34岁的陈丽上班已经十年,每个月基本工资是3100元,加上绩效奖金,“勉强够一家人的生活开支。”

张洋是郧阳区一名乡村教师,他曾在十堰城区开办过多年培训班 。这个寒假,有培训机构给张洋开出了一天900元的高薪,被他婉拒了。对他来说,一天代六节课太累了,他更想在假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教师工作本身就很累,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没有人愿意假期代课。”

在职教师“有偿家教”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主流观点认为,教师在外代课,也就不会把心放在正常教学上,更容易使教育涂上功利化、商业化的色彩。

张洋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他说,这只是部分家长的无端揣测,在他所接触过的代课教师里,几乎每一个都是认真尽责的好老师。唯一不同的是,在校时面对的学生数量较多,很难做到个性化的“培优”和“补差”。

教育局教师管理科负责人说,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违背了教育公平原则,同时增加了家长和学生的负担,也影响了教育形象。

他说,十堰市教育部门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一旦有人举报教师有偿代课,教育局一定会严查严惩。除此以外,近几年教育部门也一直在努力提升十堰城乡教师待遇,号召学校不定期召开师德师风专题会。

“根源还是在于家长的焦虑,他们的需求让假期补课市场需大于求,也让孩子和教师都把假期过成了新学期。”张洋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